清华大学:“三驾马车”共助一线教学

 

■本报记者 陈彬

钱易,国学大师钱穆之女、中国工程院院士,先后5次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和科技发明奖;曾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科协副主席、全国妇联副主席等职务。1936年出生的她,如今已经年过八旬。

于歆杰,博士、“70后”副教授;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会员,中国电机工程学会会员;曾获北京市科技新星、北京市教学成果奖二等奖。

这是两个不论从年龄、资历还是学术成就都不能相提并论的人,但他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清华大学的一名教师。而从今年的9月8日起,他们的共同身份又多了一个,在那一天举行的教师节庆祝大会上,钱易、于歆杰和其他6位清华教师,成为了清华大学新设立的“新百年教学成就奖”的首批获奖者。

除了颁发“新百年教学成就奖”之外,在这次大会上,清华大学还首次公布了“年度教学优秀奖”。至此,清华大学针对一线教师而设立的年度教学奖励也增加到了三项。

被忽略的“真理”

除“新百年教学成就奖”和“年度教学优秀奖”外,清华大学的第三项教学奖项是设于1996年的年度“青年教师教学优秀奖”。这三大奖项被清华人比喻为助力一线教学的“三驾马车”。

“一流大学的功能有很多,但人才培养无疑是最核心的功能。”清华大学副教务长、教务处处长彭刚记得,他的一位同事在某个场合曾说过这样一句话:“离开了别的,一所大学还可以勉强称为大学,但如果没有人才培养,大学就什么都不是了。”彭刚对这句话印象深刻。“这其实也反映了清华的传统。”

对于这一看法,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在教师节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说得要更加明确一些。他表示:“清华教书育人的传统和精神是一脉相承的……清华教育教学改革的根本任务是立德树人,核心是人才培养。教书育人是教师的首要职责,希望全校教师都能承担起培养优秀人才的使命,做学生学业和人生的引路人。”

事实上,近两年清华和北大这两所国内顶尖名校常常被人提及的,并不是“教育教学改革”,而是大刀阔斧的“人事制度改革”。如今,清华的人事制度改革已经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彭钢表示,下一步教育教学改革将成为学校综合改革的重点,“其中重要的是如何促进教师把更多的精力和心血倾注到人才培养中”。

必须承认的是,近些年来,“教育教学是高校核心功能”的理念已经被越来越多的高校所认可。“对于高校而言,要以学生为中心已经是一个真理了。但遗憾的是,这个真理往往会在高校的实践过程中被忽略掉。”采访中,清华大学宣传部部长张佐说,以学生为中心,就必须要有好老师能够认可教育,投入教育,而三大奖项的设立,就是要达到这样的目的。

有差别的标准

在三大奖项中,“年度教学优秀奖”是覆盖面最大的一个奖项。今年共有来自清华大学37个院系的99位教师获此殊荣。然而有意思的是,根据规定,该奖项原则上每次奖励的教师数量为100名。那么,今年为什么少评了一人呢?

“选择99人并不是因为这个数字比‘100’更好听,而是有些特殊原因。”彭刚笑道,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有100位老师入选,但其中的一位老师同时又被评为“新百年教学成就奖”的获得者。“这是一位很年轻的老师,而且从他的成就来看,以后还很有可能获得教学优秀奖,所以这次就只颁给了他一项大奖。”

其实,虽然三大奖项的关注点都是教师的教育教学成就,但不同奖项之间还是有一些侧重,评奖标准也有不同,比如“新百年教学成就奖”作为清华大学教学成就评选的最高奖,要求参评对象必须在清华从事一线教学工作累计10年以上,工作量饱满、选课学生量大面广、教学效果好,强调立德树人、师德高尚、深受学生欢迎和同行好评。同时,为充分体现对教学效果的重视,奖项评选初期还采用了提名制;而“年度教学优秀奖”不仅看重传统评奖中的“深受欢迎”“广获好评”等指标,同时聚焦于教师在教学内容、教学方法、教学手段、教育技术等方面的突破与创新。

“我们希望通过不同类型的评价,每年都大张旗鼓地让在教育、教学方面投入精力和心血的教师,获得他们实至名归的荣誉,这是学校的新举措。”在彭刚看来,清华大学本来就有良好的教书育人传统,很多教师也都将育人看作天职,学校要更好地营造和保持这种氛围,形成乐于育人的校园文化,激发教师的内生动力。“三大奖项的设立便是我们在这方面工作的一次努力。”

做老师的本分

据统计,清华大学每个学年开出的课程总数约为6000门,开辟的课堂数量为9000个,每个学年大概会有5000人次的教师授课,这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教学体量,而要带动全体教师的教学热情,远不是几次评奖就能够达到的。

“除了对教师的内在激励外,我们也进行了一些机制和体制改革。”彭刚说,比如在人事制度改革中,清华大学也在制度层面,保证了学术水平高的教师要投入相当一部分精力到课堂内外的教学工作中。“举个例子,我们要求进入教学系列和教研系列的教师,投入到教学中的工作量要分别不低于80%和40%,这是制度的保证。”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清华大学一直在鼓励长聘教师担任本科生的班主任。今年全校共有138名教师承担了新生班主任和级主任的工作,其中,有40人为长聘系列教师,更有30位长聘正教授担任了这一职务。

“学术水平高、科研经历丰富、有足够的人生阅历,长聘教授有更加充足的资源条件,能在学生的起步阶段引领他们的学术和人生发展。我们希望通过体制制度改革,鼓励这些教师更多地投入到教育、教学中。”彭刚说。

然而,相较于制度建设,彭刚更看重的还是教师自身的动力。

清华大学水利系原系主任、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余锡平是今年本科新生班的一名班主任。在接受校园媒体采访时,谈及为什么要担任这一职务,余锡平脱口而出:“我就是愿意和学生在一起。”

“如果有人要问我的话,相信我的第一句话也是一样。”彭刚说,在学生需要帮助的时候提供帮助,这是做老师的本分。“清华有重视教学、重视人才培养的传统。我们的教师队伍中,也不乏把更多精力和心血投入到人才培养的内生动力。清华也不缺少能激发教师教学激情的优秀学子。我们要重视这种传统,重视这份教学相长的力量。”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7-09-12 第6版 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