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理工大学副校长贾振元:“双一流”建设,实验室支撑至关重要

■本报通讯员 吕东光 记者 陈彬

 

一流实验室也一定要自主研制开发,在购买一些必要的现有设备基础上,独立研制开发一些符合自己需要的、具有特色的实验设备,为产出一流科研成果奠定基础。

 

2015年底,国务院提出“双一流”建设总体方案至今,已有将近一年的时间。其间,各校纷纷根据学校建设实际进行规划,制定措施。而作为高校建设,尤其是科研建设必不可少的支撑条件,高校对高校实验室的建设也纷纷“提速”,在这种形势下,高校实验室建设应该侧重哪些重点?又该如何支撑“双一流”建设?

 

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科学报》记者专访了大连理工大学分管实验室与设备工作的副校长贾振元。

 

一流实验室也应自主研制开发

 

《中国科学报》:国家提出“双一流”建设的总体规划,这对高校提出了更高要求。您认为在这一过程中,要想建设一流的实验室基地,为“双一流”助力,高校应该重点抓哪几方面的工作?

 

贾振元:高等学校“双一流”建设的核心是一流学科建设。一流学科的标志是有一流的队伍,有较好的学科方向,培养一流的人才,产生一流的成果。建设一流学科必须要有支撑条件——好的基地,这个基地就是实验室。

 

目前国内高校实验室包括国家重点实验室、省部级重点实验室、校级实验室以及各类工程研究中心等,种类和层次很多。要管理好、建设好这些不同层次的实验室,除高水平的教学和研究队伍外,学校管理部门还要抓好三项工作:实验设备、实验队伍、实验室管理。

 

《中国科学报》:应该说,我们的很多实验室基地,其实验设备水平早已经不算落后了,但为什么还不具备一流的实验水平?

 

贾振元:要建成一流的实验条件,首先需要加强实验仪器设备的开发。目前我国高校的很多实验设备水平的确不能算是落后,但大部分实验设备的功能还没有得到完全开发。在我看来,这其中的关键是我们能否根据自己的研究方向、学科前沿、自己的特长,动员教师、研究人员和实验技术人员共同研制开发出我们需要的特色实验设备。

 

必须承认,当前我们的一些设备在验证理论,提供必要检测手段方面,的确发挥了作用,但在创新研究方面还很不够。建设一流实验室,我们实验设备开发的工作一定要加强。进行重大科技创新,满足国家重大工程建设、国家研究基地建设、国家研究中心建设等方面,都需要自主研发实验装置和仪器设备。

 

一流实验室也一定要自主研制开发,在购买一些必要的现有设备基础上,独立研制开发一些符合自己需要的、具有特色的实验设备,为产出一流科研成果奠定基础,这是创建一流大学不可缺少的过程。

 

以大连理工大学为例,目前我们针对仪器设备开发,已经提出了对大型仪器设备进行一次开发和二次开发的要求,专门设立了仪器设备的开发基金,每年支持二三十项的设备开发立项。这些实验设备为获得一流成果提供了条件。

 

先进设备吸引一流人才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有了一流的实验条件,是否就意味着实验室已经具有了一流的科研水平和成果水平?

 

贾振元:当然不是。科研能力和成果水平主要取决于研究队伍水平和研究条件,一流人才至关重要。同时,为了让这些杰出人才发挥作用,先进的实验设备和高水平的实验队伍也很重要。

 

原来有一种现象,高校不论什么设备都买,但这些买来的大型设备却并不一定是一流、前沿的,也并不一定完全符合研究工作的要求,这当然是不合适的。

 

无论是基础研究还是应用基础研究,都要瞄准国际前沿,为国家重大科技项目和在重大领域创新提供条件。先进的实验条件可深入普通实验设备无法企及的实验领域,产生精准的实验数据。实验室也就成为了该研究领域创新活动的中心,进而能吸引多学科一流的人才,汇聚强大的研发力量,打造举世瞩目的科研成果。

 

《中国科学报》:除一流人才之外,高校实验室的发展同样需要普通实验人员的工作。在您看来,目前高校实验室的实验队伍建设情况如何?

 

贾振元:总体而言,当前高校实验队伍还比较薄弱,从数量到结构都不能很好地适应高水平实验基地的要求,导致许多高档仪器设备的高水平功能没有得到开发。我们的教学实验水平也有待提高,学生熟悉先进仪器设备都需要实验人员的指导,没有人,仪器设备就不会发挥作用。

 

在国外的优秀大学,实验人员的实验能力、仪器功能开发水平都很高,并具有精益求精的精神。因此,实验仪器设备的开发、很多教师的想法、对学生的实验指导都能很好的实现,而我们的实验队伍从水平到被重视程度都不够,购置设备花钱很多,但使用效益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中国科学报》:您认为该如何调动实验人员积极性,并不断壮大实验队伍?

 

贾振元:实验技术人员是一流大学建设一支不可或缺的生力军,应予以高度重视。实验队伍要放到一流学科建设的整体中,按技术门类进行专门建设,形成系统评价标准和考核机制,技术等级应比照教师分类别、分层次设计,确保实验技术人员的发展空间和晋升渠道。

 

一流的工程师对产出一流的科研成果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要树立一流科学家和一流工程师同等重要的理念,打通教师与实验技术人员的职务边界,实施教师可转岗到实验技术系列。

 

同时,我们还要凭借灵活的用人机制,聘任企业能工巧匠作为专兼职技术人员,壮大实验队伍。实验室建设不仅对校内开放,还要对外开放。例如,国外一流的实验室大多对外开放,不仅收取高额的管理费,还共享一流的科学家和实验成果,有利于巩固和提升学科的引领地位。

 

让教学与科研结合

 

《中国科学报》:对于当前实验设备资源所存在着的“孤岛”现象和“碎片化”现象,您觉得该如何进一步加强管理?

 

贾振元:“双一流”建设具有双重任务,既要出成果又要出人才,实验室既要为科研服务又要为教学服务。对此,我们要让教学与科研结合,让学生尽早接触先进的技术与装备,这里还有很多潜能值得挖掘。在设备管理的理念上、队伍建设上、体制机制上、技术支撑上都有待进一步提高认识、深化改革,使实验室为“双一流”建设发挥重要作用。

 

高校要使现有的实验设备发挥它应有的功能与作用,必须统筹协调分配、开放共享。当前,还有很多实验室管理分散面太广,有的分散在课题组,有的甚至在老师个人手中。分散封闭对发挥实验设备的效益极为不利。

 

对此,我们应该结合学科建设,建立大实验平台、大基地,对实验设备的多种功能集中统一管理,以重大工程、重大项目研发为牵引,围绕学科建设特色,打造多类别、多方向的研发平台,实现大型实验设备的充分利用。对分散各处的实验室,要统一布局,按学科建设要求特色开发,使功能相近的实验室联结成片,避免条款分割,闭门造车的现象让“孤岛”不“孤”。同时,对教学实验室与科研实验室尽可能打通,包括本科生与研究生实验室,以提高实验室的总体效益。

 

总之,建设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一定要有一流的实验室。一个学校有各类实验室,但重要的是在一个固定物理空间的实验室,如何管理,有哪些管理制度和措施,能实现哪些功能——为什么研究方向服务、提供什么实验条件,支撑哪些研究和实验。这些事情明确了、做好了,实验室的效益就提高了。

 

来源:《中国科学报》 (2016-10-13 7 视角)